枫不叶Clover+1

写自己想写的文,做自己想做的人

没有固定吃的CP
几乎每个月都在换
说不定哪个月就换回去了

半阴半晴,爱憎无常
风雨飘摇,捉摸不透
还有孩子气,还有少女心

谢谢喜欢
不想辜负

这里枫不叶,请多多指教

走了,再见

一波巍澜表情包嘻嘻
有没有小可爱跟我一样最近镇魂上瘾那种
喜欢就拿走吧!
记得留下小红心小蓝手噢!😛

送出一波头像qwq
如果喜欢可以拿去用哦qwq
不要忘记给一波小蓝手小红心噢!

给大家介绍一下 @快乐的咸鱼
这是我家“朱一龙”
点进她的主页,然后看看她写的文吧!!

嘿朋友们看过来好吗
这个人真的超好
@我是神仙 写耽美的太太
我同学,也是小狮虎✌
她文笔超好性格也超好我爱她
文笔是可以看出来的在首页
但是性格我必须跟你们强调
真的很好
我各种无理取闹都惯着我那种😭
我怕黑就带着我走那种😭
给人浓浓的安全感😭
抱着特别舒服那种😭
又温柔对别人又好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嘛✌
去找她玩玩好不好小可爱们
你看她这么好!

你的手还是那么冷

——是个小短打啦
——进来看看嘛

————————分界线————————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7年前。
因为杰克对那个佣兵的不明感情,最终是求生者阵营获得了奖金。
离开庄园的最后一个晚上,杰克来到奈布的寝室:“不谢谢我吗”。
奈布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杰克,没有答话。
但杰克却读出了那眼神中的不甘,不服和不舍。
杰克轻笑一声,轻轻抓住了奈布的手
奈布一愣,却没有挣脱
分明是夏天,奈布的手却冰的吓人
杰克摸着那冰凉的手,莫名有些心疼
“你的手怎么那么冷”
奈布把手抽了回去。

七年之后,那些美好的,难过的,快乐的,悲伤的记忆都被时光无情的碾碎凐灭,最终几乎什么也没有剩下。
再次见面是源于庄园主的邀请
还是在那个充满回忆感,黑暗又血腥的庄园
她们都变了,他们也变了

杰克缓缓走到那个比之前成熟很多,却消瘦了很多的佣兵身旁。
“你还记得我吗?”
奈布眼神冷冷的看了过来,却在看到杰克的那一瞬间变了,依然是复杂的神色。
“哦,伪绅士。”
杰克笑笑,再次握住了奈布的手
这次,奈布毫不犹豫的挣脱了
“我性取向正常”
潇洒转身,走开,毫不拖泥带水

杰克愣在原地
这就是思念七年后的结果吗
他看看刚才自己的手,触碰到奈布的那只手。
那种冰凉的感觉还在
杰克苦笑了一下
“你的手,还是那么冷”
他喃喃。

「白色花海」第一章

一篇原创耽美
我觉得你们不会失望的
点进来看看嘛

“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

魔法少女枫糖仙鬼:

—— 原创耽美
—— 我觉得你们不会失望的!
—— 点进来看看吧!


————————分界线呐————————


初次见面的时候,两个人都怀着点儿说不出的心思。


  是在高一时,克里亚高校的开学典礼上。
  查尔利没见过这样好看的男生。他的睫毛很长,棕色的眼睛在阳光下微微眯着,有些睁不开。少年的轮廓棱角分明,笑的时候,咧开的嘴角会露出两颗小虎牙。
  他很高,已经完完全全有了成年男子的高大俊挺,却还有着十几岁少年抹不去的稚气。少年的过分成熟与这个年龄段该有的稚气将这个男孩的气质冲调的愈发沉稳内敛。


  这般温柔干净的模样,眉眼间却是一片清冷。
  或许是他的眼神太过炽热,马歇尔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毫不掩饰的目光让他有些恼火。他顺着那人的视线回望过去,却看见了少年羞红的侧脸。


  即便是故意转移了视线,男孩微红的耳垂也已经暴露事实。
  这个男孩在偷看他。
  男孩耳垂微红,长而翘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因为紧张而微微颤动,过分清瘦的手指悄悄篡住了衣角。
  马歇尔盯着男孩纤细白皙的脖颈看了会儿,只觉得这个男孩单薄极了。


  太瘦了。


  他胡思乱想了会儿,撇开头,不再去看那个脸已经快红到脖子的男孩。
 


「高二」


  这是查尔利在克里亚高校的第二年。
  查尔利懒懒的趴在桌子上,午后的阳光穿透云层,撒在少年柔和的眉眼之间。


  “嘿!查尔利!”窗外,一名金发少年一只手夹着篮球,一只手费力的挥舞着,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唐纳德?”查尔利推开窗。“去打球吗?”被称为唐纳德的少年用衣领蹭了蹭额角的汗,一手拽过查尔利朝体育馆走去。


  体育馆里穿来一声声篮球击打地面清脆的声音。
  查尔利的手顿了一下,转头看向身旁的唐纳德:“里面有人?”“不知道”唐纳德耸耸肩,“一般这个时候都应该没人才对。”


  查尔利推开体育馆的门,篮球场里只有一个人。
  那人背对着他,站在三分线外,抬起手瞄准篮筐。
  “哐”篮球砸到球框弹开了,发出清脆的撞击声音。
  查尔利看着那人修长的背影,觉得有些眼熟。
  那人像是觉得有些可惜,回过头来。


  查尔利看见那人的面容后却一时哑了声:“......斯蒂芬!”

喜歡

巧了,这也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马歇尔-詹姆斯-里奥-亨普希尔,这是他的名字,英译成中文后的结果。
他有着万丈光芒,他太耀眼了
他很温和有些黏人
他真正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是那个黄昏
一群人在剧院排练节目
他跳完舞下来难得的没有一群女生跟随左右
他走到我前面一排,坐了下去
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感觉,无法言说
想想我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对他可没有好脸色
“啧,他哪里好看了,那些女生是眼瞎了吗”
我无法对自己说过的这句话负责了
我的心已经被他占据了
可他是万丈光芒的小哥哥,我是羞涩到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的小姑娘。

可是他离开了
最后看到他的照片是在高铁站
一样是那顶耀眼的黄帽子,笑得灿烂

没有结局的感情,总要结束;不能拥有的人,总会忘记。人生没有永远的伤痛,再深的痛,伤口总会痊愈。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过不去的人。慢慢地,不再流泪;慢慢地,一切都会过去。

我知道
他在新西兰
跟他的距离是赤道太平洋
没有联系方式 从此所有联系只有单方面想念和回忆

没事的,在一起经历过,不留下遗憾就足够了
遇到他,就已经是缘分了

我是神仙:

不算文章 大概是个小随笔吧
是真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叫做查尔利·安格斯·纽瑟姆的男孩子被一个黯淡的女孩子喜欢过
希望下次再见 他还能像以前一样 温柔且强大
足以支撑我的喜欢
————————————————————————

我第一次见到安格斯是在一个炎热的过分的夏天
我的英语不好,安格斯却有着一口纯正的英式英语。
隔着一层层的人浪,我远远的望见了那个好看的英属男孩。他的头发是深栗色的,软软的,在阳光下闪着柔柔的光。
他永远是最温柔的,不管遇到什么事。
他很有礼貌,西方家庭较严的教育带给了他良好的家教,对于女生恰到好处的保护与尊重。
他从来不会拒绝别人,不会拒绝别人的礼物,不会拒绝别人带着些恶意的调笑,不会拒绝别人明目张胆的喜欢。
他会接受所有人的喜欢,却会告诉他们:“I don't want to be in love.”
看吧,他就像一个刽子手,一点一点的蚕食了别人的心,又告诉他这是一场可笑的闹剧。
我不是第一次动心,但是却是第一次毫无保留破釜沉舟的单向暗恋。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我看见他眼里的我眼神炽热,也看见他的眼里不止有我。我开始渴求他的一点点喜欢,哪怕一点点也甘之如饴,仅此而已。
他会用温柔的声音回答我突兀的问题,会在我唱歌的时候录我唱歌的视频,会在我偷偷看他的时候猝不及防的盯上来。
我缩在被子里,看着手机里偷拍的他傻笑,他会不会也已经偷偷喜欢上我了呢。
之后的某一天他突然就走了,同样是炎热的夏天,阳光焦灼的要命。
好多人都围在他身边,他站在人群的中央,从容的好像他本来就该站在那儿。
我远远看了他一眼,他正在收下别人送的礼物,眼睛里满是笑意。
我看了最后一眼那个漂亮的男孩子,他的头发有些长了。
他的温柔是最可怕的毒药,慢慢侵蚀了我的身体,四肢百骸五脏六腑,直至胸膛左边的那颗鲜红柔软的心。
而他不自知。

「白色花海」人设2——马歇尔

你携一片星海,抬眼便是流光溢彩
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
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

魔法少女枫糖仙鬼:

姓名:马歇尔-詹姆斯-里奥-亨普希尔
血统:新西兰,惠灵顿人
年龄:16
性别:男
生日:11月18日,天蝎座♏️
身高:181
体重:52kg
外貌:棕色稍长的短发,非常柔顺。深棕色眼睛,十分明亮。眼睛不大睫毛长,看起来特别嫩。对所有人都是笑眯眯的,有两个小虎牙。很白但不病态,是那种阳光下泛着金光的男孩。
性格:是个很温柔的人,狠不下心。特别皮但是分的清场合,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皮什么时候不该。有点倔强,但是却很黏人,对喜欢的人一言不合就抱抱。特别喜欢去关心别人,也很擅长安慰人。喜欢热闹的环境但也接受安静的环境,适应力强。
爱好:打羽毛球,踢足球[不穿鞋🌚]。
擅长:哄人,运动,学习
特点:一天到晚带着一顶黄帽子,被称为眼睛里有星辰大海的男孩。
最喜欢的动物:考拉
最喜欢的颜色:靛蓝色

「白色花海」人设①——查尔利

《白色花海》是一篇原创耽美文,篇数未定,结局BE,喜欢就看看嘛,不喜欢勿喷噢

魔法少女枫糖仙鬼:

姓名:查尔利-安格斯-纽瑟姆
性别:男
血统:新西兰,惠灵顿人
年龄:15
生日:6月28日,巨蟹座♋️
身高:179cm
体重:45kg
外貌:棕色短发,深栗色眼睛。笑起来会有两个不太明显的酒窝。眼睛比较大,睫毛不长但显得很精神。或许是因为从小生病缺少运动,特别白,很瘦。
性格:温和,爱笑,容易害羞。由于性格平易近人经常被勾搭,是很多女生暗恋的对象[或许还有男生]。经常被撩到,脸常常红,也经常被一些男生说成娘炮,但当然,好脾气的他从来不介意,但并不意味着喜欢他的人不介意,经常有人帮他出气,人缘非常好。不是很有活力,在男生中算体弱多病的,可是却喜爱运动。
爱好:看书,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打篮球
擅长:学习
特点:总喜欢撩撩自己的头发,脸几乎一天到晚都是红着的。声音很好听。
最喜欢的动物:猫
最喜欢的颜色:星空紫